奶油烤鱼

很高兴认识你~♡

腿一腿儿童画。

是真的儿童画、因为认真画根本画不好于是就简单的摸了一摸(…)

审神者感到非常不妙可她表示自己还可以(0)

是这个系列的序章(?)

总司x你

含私设审神者职位

与历史正剧无关‼️



0.


不对,不对。

感觉很奇怪。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在街头当头打了一棒。脑袋瞬间就懵掉了,就连挣扎都忘得一干二净。

“不该是这样的、请,请放开我…这种事情…是不会被允许的…呜…”

因为,这种发展很奇怪啊。



因为审神者从未想过会有这种发展。

呃……与其是这样说,更不如说是…



她就从未料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在黑暗的深院之中。


那是白天刚刚被擦拭干净的木质地板。是由白日里笑容灿烂的少女一点一点亲自擦拭的,因为她总是以“自己的家务能力可是很不错的不需要麻烦姐姐们啦”的理由,担心其他人会打扰到在房内安休的冲田先生。


而在黑夜的遮掩下,曾甜甜笑着的女性柔弱的身躯被看上去面色更加苍白的青年重重的按倒在了上面,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黑暗中看不到彼此激烈喘息着的二人的表情。

可她的眼底尽是本能所带来的恐惧与战栗,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这并不是她的本意。

可这不知何时萌芽而出的感情,并没有在幼苗时期便被掐死。现如今长成的无数藤蔓却悄悄缠上了她的四肢,她的身体,她的心…

就如棉花之中深藏的银针。温暖柔软,刺痛却密密麻麻覆盖于上。




不对,不对。


本应因肺痨而早逝的青年,本应怀抱着悲伤而就此沉睡的青年。明明命运从未偏袒过他哪怕一丝一毫,明明他的生命早已如风中残烛——



况且,

他不应爱上任何人的。




0.5.



时政里的大家都在告诉她,最好不要接下这项任务。


周围的人似乎都很明白这项任务的危险性,总会用一副已经是过来人的神情警告她。

可审神者却并不在乎。



她一直以来都在相信那句大家早就已经熟悉的不得了的话,只要是努力便会成功。她相信她在无数次的穿越经验,于是这让还是少女的她心中总是怀揣着那股只有小孩子才会拥有的,想要横冲直撞的冲劲。


她相信这次任务她依旧可以顺利的解决一切,可以拿到让同事们都会眼馋羡慕的报酬,说不定还可以顺便再往她的成功记录上添上一笔新的色彩。



她自认为自己足够勤奋,便每日下足了力气去阅读史书故事,下了劲儿的想要让自己比其他同龄的同事更加优秀。


即使她做到的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扫过去一遍…仅此而已了。


“说不定呢?说不定我可以完成的很好哦。”


怀抱着侥幸的心思,她不也很多次幸运的完成了任务么。



说不定不是因为幸运,而是因为自己真的有天赋也说不定喔。

所以她总是这么回复那些曾劝告她的人们。




0.1.





对不起,对不起。

是我害了你。

这本就算是错误吧…全都是我的错。




少女正跪坐在青年病榻前,捂着嘴哭的崩溃。眼泪顺着她的脸颊缓缓流下,透过指缝,又滴在了她身上早已掉色的樱色和服上。



这是在最后的最后。青年苟延残喘之日。


她的模样早已因为时刻不停的哭泣而失了仪表,也哭红了双眼。



她面前的青年…颤颤巍巍的勉强伸出一只骨瘦如柴的手臂,血管清晰可见的手掌轻轻覆上了她的手背。




没事的。没事的。




可她听到了他这么说。



她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吧。

她这么想着。




兴许,就不该接下这任务罢。

无论对谁来说,都有些,过于残忍了。




所以大家是早就意识到了吗?大家原来早就已经明白了吗?

不甘心…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甘愿就此结束啊……


她又重新想起了那只表情严肃的狐之助,想到了曾经劝告过她的所有人。想到了大家,想到了新撰组的羽织。


突然间,仅仅只是一瞬,好像有什么把她吞噬掉了。

周围的世界突然全部崩塌溃散,世界开始变化。晕染着猩红的色彩,就犹如那天第一次去选择为了保护他而紧握的刀剑上所沾染的液体。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可她又深刻明白,自己依旧在原地踏着步,自己依旧跪坐在即将病逝的青年的榻前。



这个世界于此刻崩塌了。带着她曾所眷恋的一切希望,带着他仍旧痛苦的魂灵飞散了。



她于此刻才真正明白了所谓的痛失爱人的滋味…若她能够再早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够稍微的理解她的本丸中,那把名叫大和守安定的刀剑所化身的付丧神想法也说不定呢。


时光不可改变。就如刀剑男士也不可干涉哪怕一丝的历史一般。

就算是审神者,可却依旧会被那强大的时空洪流所击败。

她明白这样做大概算是罪大恶极了,明明一直认为自己是绝对不会为了一位历史早已尘埃落定的人而以身涉险的。



…明明不会的。








算是个预告(?

 主要内容算是嫖我们的总司大可爱(?

(并不是历史正剧之中的冲田君!!

那么,就重新先来整理一下大纲吧——!!

前篇全部推翻重写,会更偏向于严肃风



审神者设定(主角)


前任历史守护者

现如今被时政选做为能够长时间穿越时空的时空旅行者。其主要工作则是在其他时空中带回在主世界线中早已遗失或损坏的历史文物。


本条主线主要为审神者(你)试图干涉幕末新撰组的故事。主要任务为试图带回那把其下落早已不明的加州清光并尽量不去干涉该条世界线的历史。



主角其外貌除了发型瞳色外没有任何设定,可尽情带入∧∧

如果您的设子眼瞳为其他颜色,可将其想象为因为工作需要而戴上了美瞳x



这次会单独打上一个tag(原创)

因涉及刀剑乱舞的审神者设计,因此只会打上刀剑乱舞以及冲田总司tag,是否打上乙女向tag会看情况xx(毕竟本篇主线并不是嫖刀而是嫖刀剑主人x)



本篇与真正历史并无太多联系,请历史党酌情观看

更新速度不定(咕)


【鬼灭乙女】各种病症。

这次是性单恋/狂躁症/嗜睡症的场合。


分别对应炭/善/透


以后会写分别的单人中短篇?(大概)


照常的ooc,无文笔与无剧情(以后会有)


无负能请放心观看!


会写其他人吗?大概?(。)







那么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开始咯——☆









性单恋。








灶门炭治郎






“啊……。”




现在,是炎热的夏季。


雨后的午间,阳光也未能拨开层层乌云降临大地,反倒是沉闷的空气与潮湿的环境几乎让人发疯



你就这么一人独自瘫坐在黏腻的木质地板上,一动都不动的,似乎除了呼吸外几乎失去了所有行动力般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双脚,不知是在发呆亦或是绝望。


啊啊。说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到底怎么回事才会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映在灰尘遍布的镜子里的少女的脸如死灰般苍白,那脆弱的模样就如被宣判了死刑,却在行刑前突然被告知无罪般的罪人。



而那无规律的,无生气的声音从你那干哑的嗓子里传出来,就像那前段时间被你无情丢掉的那只只会发出破败断续声音的发条闹钟。



大约是什么时候你租了这间房子,又有多长时间没能看到他了?他是不是早就猜出来了你有在躲着他?不过这是当然的吧,毕竟你用的是这种简单又粗俗的手段啊、明明是躲不过他那灵敏的嗅觉的吧。





你再次痛苦的轻叹一声,声带震动,震的大脑一阵发麻。它像是一团乱麻,又像是庭院里与枯败落叶与灰土的混合物淋上了雨水般肮脏泥泞,迷迷蒙蒙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那是股难以言喻的,昏昏糊糊几乎让人发狂死掉,直冲大脑的昏劲。




而那干渴的嗓子也已让你烦躁不堪,如心中总有一条虫在啃蚀,这痛苦也早已让你疲惫不堪,甚至连勉强举步都做不到了。它早已磨灭了你的所有意志,让你精疲力竭,头痛欲裂、一阵又一阵难以言喻难以忍受的感觉让你不住的寒战起来,却无力让你给自己倒一杯水喝。





……为什么……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这股,这股无法言喻的,对他的厌恶……



明明在那之前,你是如此的欢喜他。


本以为这感情能一直予你欢乐,如今却只能无措的看它全部化为虚无,化为厌烦。


脑海中还在回响着他的那句话,轰轰隆隆的让人的鼓膜作痛啊……。







“我、我认为,我大概,我是喜欢上你了……”




“而且,我也一直能闻得到,你对我的感情……”




“所以……嗯……”



面前的少年笑的弯了眉眼,红瞳中闪烁着的是如水般的温柔与欣喜。




他的脸颊微红,有些窘迫的朝你伸出了手,神色有些期待的看着你。








……然后呢?



……然后……







你不堪回想那份记忆。


头痛欲裂。





浑身失了力,已经脱水的身体耐不住这痛苦,终究无力的躺倒在地。


渐渐失去知觉和意识,可此时却丝毫不再痛苦了。


你本想勾起嘴角轻笑,直到明明时刻在耳鸣的听力却听到了拉门被粗暴拉开的声音,被人粗暴的拉到了怀里。




……炭治…





他的嘴在开开合合,可你什么都听不到了。




……好痛苦啊。


别再,别再抱着我了……。





……。




我是罪人。




所以、




放过我吧……。










狂躁症




我妻善逸







“为什么!!!!”



“为什么啊!!!!?”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啊,不好。


好像、好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暴怒,暴怒。


你的大脑叫嚣着,无视了你的理智,粗暴的控制住了你的身体。




…好像有什么从你的嗓子里吼了出来。







好痛苦,好痛苦。


像是恶魔附体般,如撒旦在你耳边私语。





脆弱的碗瓷被你粗暴摔碎,书桌上的墨水瓶被掀翻,家里的一切被你破坏掉了。




曾日温馨的记忆被你亲手毁掉,而你却如同不知满足般的,如疯子般声嘶力竭。





可是,大脑一片空白。



不想停下,不愿停下,任凭暴怒控制情绪与理智,双脚已然被瓷片划破,流下一摊又一摊的血液。






拉门被拉开,玄关处有人粗暴的闯了进来。



你无心再分下心思,只是依旧固执的大喊大叫,凄厉嘶吼着,破坏着一切。





直到视野中出现了那抹金色,双臂被狠狠束缚住,整个身体都被谁拥入了怀中动弹不得。


眼泪顺着眼角无法控制的汹涌流下,嘴里在喊着些什么。






被人强硬的塞下了药丸,随后陷入了昏沉的沉睡。




失去意识前看到了那满是伤痕的,他的手和脸颊。



是抓痕。



你的抓痕……。




……









再次昏昏沉沉的醒来之时,发现被人拥在了怀里。



睁开眼便是满屋狼藉,脚下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你一瞬间清醒,想要挣扎却看到了那拥住自己的手也伤痕累累,眼泪再次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你只是自顾自的道着歉,心中悔恨越发严重,呜咽着道出对不起。






他只是笑着擦去你脸上的泪珠,然后握住你的手轻轻俯在你的耳边开口。




“没关系喔、我知道这不是你的错、因为你的心声已经告诉我了,你是个善良的人。所以我最喜欢你啦……”




“我们一起整理吧?”





少年一直在安慰着身为罪魁祸首的你。




可明明他的语气也是隐忍着哭腔啊。














嗜睡症






时透无一郎






“…嗯……”




……





“呼……”







“……”





你又开始犯困了。


但是你似乎忘了,现在的情况并不允许你如今犯困。



你只不过眨眼瞬间便陷入了沉睡,一头栽进了洗衣盆里,整颗脑袋被水淹没,溅了满地水。





本在训练的无一郎听到一声水溅起的声音后会过了头,淡色瞳仁中倒映的却是你倒在盆里的影子。






他心中一惊,抬脚边往你身边靠近,甚至直接粗暴的扔掉了紧握于手中的刀朝你奔来,却依旧没能看到你要爬起来的预兆。




他快速抓起你的肩膀将你扶起,却没能得到任何回应,平日里平淡的模样被一丝慌乱替代。他小心翼翼抬起你的脸,看到的却只是……睡颜?



……



……又睡着了。



可是,可是明明这几日已经明显的好转了许多,甚至表面上已经能恢复正常的作息了。


可现如今,就连栽入水中都不会再醒来了……。





稚嫩少年轻轻扶住你的肩膀,让你靠在了他的肩上。


你依旧沉睡,发上滴下的水珠悄悄打湿了他的肩,也浸透了他惴惴不安的心。





……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他侧眼轻轻打量着你的眉眼,下意识的观察着你平稳的呼吸。




可却被告知,这呼吸有可能会随时消失。



这视线有些炽热,他几乎想要真真正正将你藏入心底好好护住。



他不想就这么无力的放弃。





不知何时,你患上了这种病。


绝症。

在睡梦中毫无意识的停止呼吸。




……。






“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你睁开眼的模样。”




小小的少年意外的,语气有些平淡,他继续抬头观察着天空。






“那朵云……好呆。像现在的你一样。”




“……那我就等着你好了。你什么时候醒来,什么时候再走。”











神明大人想要再次夺走他的所爱。









你们不愿意回答我那我现在在这问!!!


你们想看谁的可以告诉我吖x

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写是吧x

总之谢谢你看到这里!!俺想要小心心小手手!(?)

笔芯!


【鬼灭乙女】各种病症。

抑/郁/症/专场喔。


炭/善/义的场合


假如他们看到了你自/残后的伤痕……?


无负能存在所以放心阅读!!


ooc我的男神你们的


幼儿园文笔剧情不存在









开始——☆









灶门炭治郎





他其实是很迷茫的。






他唯一敢做的,也唯有用满是薄茧的温暖手掌轻轻抚上你满是伤痕的手臂,想要触碰那触目惊心的伤痕最后却化为轻抚,带来丝丝痒意。



而他垂下的,昔日闪烁着光芒的红色眸子中如今却溢满愧疚与悔恨。





“……我——”





他眼神躲闪的开了口,尚且年轻的少年这时却慌了神,吞吞吐吐的语气无不透露出他如今的慌张。





“我,我应该早些注意的……”




但他只是长吸一口气,却如坚定了信念般,那红色双眸盯住了你的眼睛。而他的掌缓缓移至你的手,轻轻握紧,炽热又坚定。


该说,不愧是长男的接受能力么……?





“那是如此悲伤的气息……”

“……是我的问题,所以不用担心喔。”





他脸上绽放出了意味有些悲伤,却依旧耀眼的微笑。


身为家中长男的少年,忍住心中快要倾泻而出的悲伤,抬起手臂缓缓的拥住了你的单薄身躯,就像平日的那般温柔,一下一下的轻拍你的后背。




“我会陪着你的,好吗?”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对吗……?”





那是卑微到近乎请求的语气。



他想要你继续活下去。



他会拨开你心中的那份阴霾,他相信他一定可以。











我妻善逸











他只是瞪大了他的那双鎏金色双眸,似乎是震惊到说不出话,但却又有些犹豫,好像是早已看穿却又不愿相信。




他张开了嘴又闭上,没有想象中的刺耳尖叫,只是他眼神中那份浓得化不开的悲伤近乎实体化。




他却不知出何原因,明明眼泪已经涌在眼眶里打转了,却依旧强忍着泪水。抬手抚上你的脸庞,细细摩挲着,那力道如生怕不小心便会伤到你一般的小心翼翼。

心中的紧张被拉到极限,如要被崩断的弦一般脆弱。





他想要抱住你。






他缓缓弯下身子,无视你的反应将脑袋埋进你的胸口前,侧着身子,将耳朵紧贴你的身体。





他开了口。



但声音失去了平日的活力,是让你有些心疼的,沙哑的声音。





“……其实啊,我早就察觉到了,你的这份心情。”



“我一直一直,都有很用心的在听你的心声……我很喜欢你的声音,很平静,很纯洁,很容易便能使我沉浸其中喔……”



“可是明明,明明是那么温柔的声音,其中却夹杂了一丝绝望与悲伤……”






他突然哽住喉咙,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将脑袋埋得更深了。

他的金色发丝在阳光下悄悄闪着光芒,微风轻轻拂过你的耳边,如水般清澈。



明明声音都是闷闷的,可他又像是毫不在意一般的继续喃喃自语。



他抓紧了你的羽织,留下了一片只是轻抚便会消失的衣纹。





“……我会,我会去努力的,所以、所以等着我……等着我……我绝对会想办法解决的,我一定会的……。”




“就像是,像是这痕迹一般,会消失的……”







而这时你才发现,他耳朵紧贴的位置,是你的心脏所在之处。

他没有抬起头,只是拥紧了你,带着令人安心的温度。





“这是多么多么富有活力、多么美好的的事物啊、请不要就此让它消失喔……”





“我听到了、它说,它还不想消失……”









富冈义勇









“啊……。”




毫不意外的只是发出了一声简短的声响。



他抓起你的手臂便要离开,看上去方向大概是蝶屋。





他的动作并不算轻柔,因此很容易便撕裂了你还未愈合的刺目伤痕,大片血迹染红外掛,你的惊呼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平日里波澜不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明情绪,毫不犹豫的撕下你的羽织为你包扎伤口,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可那看似毫不慌乱的动作却不如平常般自如,那也只有身为伴侣的,日日夜夜陪伴在他身边的你才能看出来的小动作。




他慌了。






可他貌似并不懂得怎样保护一位内心有伤的女孩子,所以他下意识的选择了蝶屋。




他陷入了迷茫与无措之中,眼中倒映的,是你手臂上大大小小的伤痕。




他深感无力,可伸出的双手却无处摆放,紧皱的眉头从未舒展开。





可他也并不甘心……。

藏在羽织下的拳头无声无息握紧,微眯的双眼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担忧。




……他想要保护你。



他不想自己亲近的人再度离他而去……。





他在脑内拼命构想着能够安慰你的方法,可他貌似除了拥抱外,再无更好的方法了。



所以他做了。



他第一次,弯下了腰,主动拥住了你伤痕累累的身躯。




虽说动作算不算温柔,可那温度却也切切实实的传达到了你的身体中。





“别怕。”






他只是在你耳边呢喃着这句话。







别怕。









完了!

俺想要小红心和小蓝手UU(被打x)


如果还想看的话(?不可能的你的文没人看)下次我会写其他人的私设绝症嗜睡症(。)


谢谢你看到这里!!!

笔芯♡

|˛˙꒳​˙)♡

【冲田生贺】我喜欢你哦

是冲田先生的生贺!

乙女向(๑•ีuเ•ี๑)

流水账剧情警告

总司视角!

是嫖总司的剧情延伸!【?】

没有刀剑出现就不打刀剑乱舞tag啦( •̀∀•́ )

人物ooc剧情不存在文笔崩坏










实际上,我现在感觉很奇怪。


 


无论是身体上的变化还是环境上的变化,都是这么的让我惊讶。


 


 


 


本应该怀着遗憾离去的我,在今日居然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瞬间,是明媚的阳光,纯净的蓝天,还有几只唧唧喳喳的小鸟。


而我脸朝下趴在地上,这姿势有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有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去了死后的世界,……就是老人们常说的黄泉。


 


 


 


 


我尝试动了动身体,奇迹般的成功了,并且没有任何不适。


……至于为什么说是奇迹,大概是因为先前病重时连身体都无法动弹了罢。


 


于是试着握了握手指,成功。


然后试着转了转头,成功。


最后试着想起发生了什么,理所当然的失败。


 


 


 


我睁开眼睛,慢慢的爬起来跪坐在原地,头脑发蒙的缓了几秒钟,大概可以慢慢的接受事实了。


 


。虽然还是比较……


 


 


 


我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并不处于自己熟悉的环境。


……但其实并不会惊讶,因为抬眼便看到了放在类似于桌子上的日历一样的东西,上面写着并不属于自己的时期。


 


于是我仔细思考了下。


周围摆放的类似于家具的物件自己并未见过,窗外也没有传来家姐熟悉的喊叫声,更没有那个小姑娘令人心疼的抽泣声。


何况自己身体的异常的健康已经让我感到诧异。


……


还记得她说过,思考问题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去想。


然后试着用她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大胆猜测一下,我大概是……


死透了吧。


 


 


 


1.


无所事事的待在原地发呆……是做不到的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是什么时间,我现在在哪。


无数问题堵在心中,就像先前那只黑猫一样抓挠着我的心,让我坐立不安。


 


我一心想要寻人来问,便急切的站了起来想要推门而出,却没想到还没走到门前便直接撞到了一个人的面前。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是……’


话还没说出口,喉咙却被一种异样的情绪堵住了。


 


……如果这里是黄泉,那我也相信了。


眼前的人,与记忆中的小姑娘的身影重叠,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传说伊邪那美能够变成自己所爱的人,吸引他们堕入黄泉。


……原来老人们讲的并不是笑话啊。


 


什么东西从我的眼角划了下去,温温热热的。


 


 


 


2.


小姑娘看不到我。


她直直的从我的身体穿过,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般的,无视我的眼神,冲到桌子前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什么啊……偏偏在这时候想到他了……”


 


她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表情,我什么都看不到。


 


她……


 


 


 


2.


无论是多么无法接受,多么令人难以相信,可结果却的确如此。


 


我大致总结了一下。


我真的死掉了,来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时代,以及,小姑娘真的看不到我。


 


麻烦的是,我无法离开她很远,否则会陷入沉睡。


 


我开着玩笑对着她说,‘我是为了你才来到这里的呀,你看看我嘛。’


……这当然是没用的。


 


我干脆一直跟在她身边,用现在的眼睛观察着这世间的一切。


 


世道变了,幕府早已消失,现如今的时代和平却又动荡,也早已与我无关。


这也许就是早已谱写好的结局吧。


 


 


 


3.


街头,巨大的屏幕闪着亮光,五彩缤纷的颜色从其中闪出,我便被这奇异的物件吸引的移不开眼,没有看见小姑娘越走越远的身影。


 


视线越加模糊,我有些着急,忘记了她看不到我的事实,朝着她的背影大喊她的名字。


 


刚刚喊出她的名字,却又懊恼的想起了她听不见我的事情,恋恋不舍的看了那个盒子一眼,决定追上小姑娘的身影。


 


但我未曾想到,在我喊出她名字的一瞬间,她轻轻回过了头。


她停住了脚步,背对着,定定的站在我面前。


逆着夕阳,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却又不甘闭眼,生怕她下一秒便会转回头,然后彻底抛下我。


 


我屏住呼吸,像个孩子一般的,期待着她能够回应我。


 


“是谁……?”


尽管四周吵闹,但我却无比清晰的听到了她的呢喃。


 


“……”


“总司?”


 


 


 


4.


之后,她选择踏上了旅行。


 


她打着哈哈,对自己的父母笑着说,自己一个人憋的很,想要出门透气。


 


我站在她面前,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们。


 


唔……


旅行吗?


 


 


 


 


5.


我跟着她,坐上了她口中所谓的地铁。


 


‘唔啊这个……啊啊啊它动了……!’


在这个类似车子的机器动起来的时候,我再次发出了貌似不属于这个年龄人的惊叹。


不过没人看得见我,我并不担心会被发现就是了。


 


刚开始还有些新鲜感,但是时间长了发现却也只是会动的车子这样的事实而已。所以大概站了一会,我便感到无聊了。


我干脆趴在了她的肩膀上发起了牢骚。


‘好无聊啊——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啊——我们下车吧好不好——’


当然是没有回复的。


 


但是没过一会,她诧异的晃了晃肩膀,毫不留情的直接把我甩了下去。


“感觉……有点重。”


 


 


 


6.


我经常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吃她的金平糖。


啊,说到这,突然发现了小姑娘居然跟我一样喜欢金平糖呢。


有些好笑的是,她明明曾经还一脸气愤地说自己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呢。


 


我盯着她因买到金平糖而闪闪发光的黑色眼眸,再次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7.


小姑娘来到了我曾经最熟悉现在却又感到陌生的新选组屯。


我曾经不确定她是否记得我,我有时甚至感觉她只是跟回忆中的那个人长得相似罢了。


但现在 也许我能够确定了。


在她忍着眼泪,抚摸着那块刻有我名字的石碑时,我便认定了,一定是她。


 


也许,她还记得也说不定。


 


 


 


8.


我抚摸着门前的石柱,曾经无数在此生活过的回忆涌进心头,包括她曾经哭着对我喊的那一句。


 


“不要再勉强自己了……”


 


 


 


9.


我一直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而她也从未发现过。


其实一直这样,也蛮不错的。


只是为了她而已。


我哼着小调,笑嘻嘻的跟在她身后。


 


以前是她跟着我,现在倒像是换过来了一样。


 


 


 


 


10.


她,履行了她单方面的承诺。


她没有再嫁给任何人,甚至不会对任何男生起兴趣。


我在一旁心急如焚,她的家人也亦是如此。


她却笑着挥了挥手,一脸满不在乎的说。


“我有喜欢的人了。我答应了他,绝不会食言。”


 


‘……’


我站在一旁,哑口无言。


我突然后悔,那天我的回答了。


这是毁了她。


 


深夜,我垂眸跪在她身边的地板上,轻轻的抚摸着她深黑色的发丝。


‘对不起啊……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我明知无用,却还是轻轻的跟她道歉,不知是对她的歉意还是对自己的埋怨。


 


我将脸埋在她的一小撮发丝里,一遍又一遍的小声道歉着,不知说了多少次。


她却突然说起了梦话,小声啜泣着,说着,


“不要道歉。”


 


 


 


11.


这天,她早早就醒了。


她一溜烟从床上爬起,顶着鸡窝头跑向了厨房,嘴里还念叨着绝对不能出差错。


我有些无奈,便在旁边继续观察着她。


看着她时不时变化的表情,有喜悦,也有悲伤,但更多的是陷入回忆。


 


她忙了整整一天,我便盯了她一整天。


一天下来,反倒我感到疲累,她倒是精神得很,还蹦蹦跳跳的从一个叫烤箱的炉子里取出了一块圆柱形的食物,说是蛋糕。


我对那个名叫蛋糕的东西颇有兴趣,趁她不注意偷偷的挤了一点奶油在手上,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好甜!!’


下意识的惊叹出声,还未等尝出全部味道便一口吞下,果真是甜味的。


 


她一边挤着奶油在蛋糕上,还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总司很喜欢甜的,大概也会喜欢这个吧。”


 


我再次楞在了原地,无意识的对她露出了笑容。


果然,就连喜好都能被她猜的一清二楚啊。


 


不知怎的,身体不经思考便做出了决定,仿佛本应如此。


我轻轻的从背后抱住她,在她耳边轻轻说着。


 


 


 


“谢谢,我很喜欢。”


我轻轻拂去她鬓边的汗水,尽管知道她并不能感觉到。


“为了我……这么用心……”


我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现在,我要给你回报——”


 


 


我溜到她面前,像是从前一般自在,灵活却又充满希望。


“像樱花一般——”


我笑着捧住她的脸颊,第二次虔诚的闭上眼睛,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是祝福哦。只属于你的祝福。”


 


 


 


 


12.


你楞在原地,背对着看不清表情。


 


眼泪从眼角滑下,你倔强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真是的,这回报也太寒酸了吧。”


 


 


 


 


 


没人回答。


 


 


 


 


end.





完啦

喜欢的话素质三连可以吗【你好不要脸】

总司我爱你啊——


【刀乱乙女】药·大将·研

是药研的场合哦


被大将先进国洗脑


药研x婶婶


人物ooc文笔崩坏


开始——




0.

“……”

“大将……?……睡着了吗?”

“……小心着凉啊。”


“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也好啊……不然,别人会很担心的……”





1.吹风而已

“大将……”

“大将在做什么……告诉我应该没有关系吧。”

“脸色差什么的……不这不是关键。”

“一个人跑到屋顶上吹风……真的没事吗?”


“(叹气)我想我明白了。”


“虽然有些不尊重,但还请大将原谅。我……不太懂那些风雅之事。”


“因为这个姿势下巴只能靠在您的肩膀上……不会硌吗?那就好。”

“听说,这样抱一个人的时候,被抱住的那个人会感受到安心。”


“还会感到孤独吗?”




2.赖床一会而已——

“早安,大将。现在是起床时间。”

“大将。”

“……大将?”

“算了,估计昨晚大将又熬夜了吧。”

“毕竟折腾到那么晚。”


“嗯?醒了吗?没关系,今天可以多睡一会。”

“是吗……既然不想睡了的话,那就起床吧。”

“不想起床……?谈心?当然可以,只要大将想的话,没什么怨言。”


“昨晚发生了什么?哭到那么晚。”

“大将气色好差。需要我去帮忙泡杯茶吗?莺丸最近购进了新茶。”


“(伸手揉了揉你的发顶)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依赖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3.负伤

“……没什么,过往伤痕皆荣耀,大将别在意。”

“大将不要用那种担心的眼神看着我……没关系的。”

“我……去修理一下……在我离开的时候,大将可不许乱来。”


“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




4.神隐也可以吗?!你不要吓唬我!

“大将。知道神隐吗?”

“嗯,知道就好。”

“嗯?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大将别忘了,我可是付丧神。”

“既然是神明,那我也可以做到将大将神隐哦。”


“哈哈哈哈放心,我不会随便那么干的,毕竟兄弟们都很喜欢大将您。”

“大家都舍不得哦。”




5.兄弟们——

“怎么样大将,我的兄弟们都很吵闹吧?”

“但是,也正因为拜他们所赐,这个本丸里才会更热闹啊。”

“嗯,休闲一点的话,也不错。”




6.啊!是退退的小老虎!

“啊大将,你来了啊。”

“没什么,只是在这里发现了五虎退的老虎……好像是走丢了。”

“……是很可爱,可是我不太会处理这些毛茸茸的动物……”

“大将,交给你吧?”


“——喂喂大将我的意思不是让你也缩过来——!”


“不过,手感……还不错。”




7.药研我可以摸摸你的腿吗——?

“唔,这倒是没关系。”

“怎么了?突然想这么做。”

“……很开心吗?”

“既然大将会很开心的话,我不介意的。”


“……噗,很痒。”


“不过别告诉一期哥。”




8.肚子疼,不想吃饭。

“大将,听话,吃掉吧。”

“不吃的话肚子会更痛哦。”

“说什么都不肯吃吗……?真的吗?”

“……那就很让我头疼了啊大将。”


“算了。”

“大将,张嘴。”


“要乖乖听话哦。”




9.药研的白大褂——

“没什么,只是内番服而已。”

“很帅气吗?不,我只是觉得出阵的话很方便换下来。”

“不过大将喜欢的话,我也很开心。”


“眼镜是可以折叠的那种哦。”



10.药研你爱我吗?

“……噗。”

“这种问题,我认为不需要回答也没有关系。”

“无论是我,还是本丸里的大家,都最爱大将您了。”


“所以,我当然爱您。”


“最爱。”







完啦。


小红心小蓝手小评论!

我好不要脸。